【嗜球如命之重识上古神兽】第七篇: 打板投篮的鼻祖——“超级关键先生”萨姆-琼斯

作者:永利49会员登录   来源:http://www.gpc-ag.com    栏目: 永利c49会员登录    日期:2020-01-16

  OK,我承认相比前几期,这期的文章标题取得有点平淡,那是因为本文主角的确是个无比低调的家伙——他的受关注度可能是NBA50大里最低的,所以这样的标题刚好可以契合他的气质。

  先说句题外话。各位在日常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过这种人——能力极强,也堪当大任,但是不到迫不得已的地步就是不愿承担责任,问其原因:不想太累。这种人我称之为“装死的金子”。

  作为一名在凯尔特人效力12年、帮助球队十夺总冠军(包括一波8连冠)的传奇人物,如果他想,他甚至可以更加伟大。

  但是问题是这家伙并不想——相比红花,他似乎更喜欢做绿叶。拉塞尔曾经问过萨姆,既然有能力扛起球队,那为何不经常那样做?萨姆说:不,我不希望那样,我不想背负每晚都要那么做的责任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“装死的金子”,却无数次在千钧一发之际迸发出耀眼的光芒,成为了NBA历史上屈指可数的超级关键先生。

  还是拉塞尔说的:是这样的情况,我们落后1分,时间只剩5秒,这场比赛不仅意味着尊严,还意味着总冠军的归属和一整个赛季的努力,一切都命悬一线……“红头”会看着我们的脸,试图决定叫谁。这种时刻,即使是NBA中最好的球员也会开始咳嗽、系鞋带,把眼神转向别处。“把球给我,”萨姆会说“我来搞定。”我们都会看着他,知道他这么说是认真的。不仅如此,你还知道,他是真的能搞定。

  搞定之后呢?你会发现萨姆又披上了装死的外套,试图继续掩盖自己身上的光芒,等待下一次“迫不得已”的时刻。

  我之所以在标题里加上“超级”二字,是因为“关键先生”已经不足以说明萨姆到底有多么关键。当今的联盟并不乏关键先生,但绝非厚古薄今的说,这些关键先生在萨姆面前都会显得黯然失色。

  举两个例子。2016年总决赛G7最后一分钟,欧文面对库里投进的关键三分;2017年总决赛G3最后一分钟,杜兰特在詹姆斯头顶飙进的反超三分,这两个球算是近年来最为人熟知的超级关键球了吧?

  但是像这种“进了能吹一辈子”的关键球,萨姆投进的次数可能一只手都数不过来:62年东决G7,最后两秒跳投绝杀费城;62年总决赛G7,加时砍下全队10分中的5分;69年总决赛G4,最后七秒跳投绝杀湖人……

  此外,萨姆超级关键先生的本色绝不仅仅体现在最后一投上,但凡是关键比赛,他往往整场都会表现得极为出色(我怀疑他身上真的有个得分开关键)——萨姆时期的凯尔特人在抢七中9胜0负,在对手拿到赛点的比赛中13胜2负,萨姆在作为首发出场的抢七或抢五中场均30分(作为对比,其常规赛场均得分不到18分)。

  当然,我们完全可以把萨姆这种表现理解为团队精神——这也是许多人对其职业生涯的至高评价。萨姆十分清楚,自己的角色就是关键时刻一剑封喉,这绝非个人英雄主义,而是为了团队的胜利。

  64-65赛季,萨姆的场均得分达到了生涯最高的25.9分,当赛季总得分也突破了2000分大关,但他对此表示:“这并不意味着什么,这支队里每个人都有能力得到2000分,只要“红衣主教”要求我们去做。我们在比赛中有自己的角色,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无关个人,而是为了更高的目标——总冠军做出的牺牲。”

  萨姆的成名绝技无疑是打板中投,据说他从初中就开始琢磨这招了。那时萨姆还不是个出色的外线投手,上篮也不怎么靠谱,因此他开始专心苦练打板中投,瞄准一个点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,直到完全有把握才会换到下个点。

  进入NBA后,萨姆将他的打板投篮和无球跑位完美融合起来,加上队里还有个极为擅长传球的大个子(你知道我说的是谁),这使得他的打板投篮几乎无法防守——即使对方像狗皮膏药般贴防,萨姆也能想办法找到空位接球打板得分——也正因萨姆从不浪费助攻,队友们都十分喜欢给他传球(shuazhugong)。

  我知道,各位同学看完萨姆打球的动图后第一反应很可能是:和现在的球员相比,感觉似乎很一般啊!但是你可别忘了,萨姆是第一个将打板跳投发扬光大的球员,他的技术是半个多世纪前就已经练就的。还是那句话,从无到有往往是最困难的。

  第一件事:在被“红衣主教”选中之前,萨姆几乎跑去一家高中当了老师,但是当他提出加薪500块时,对方果断拒绝了他,萨姆“迫不得已”只好去凯尔特人报道。说来也怪,奥尔巴赫一向只会选择自己亲眼考察过的球员,但57年他居然听从了“骨头”麦金尼(曾在其手下打球)的建议,用宝贵的第一轮第8顺位选择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黑人小伙。

  第二件事: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还处于水深火热的种族隔离时期,白人和黑人之间有着非常清晰的界限。那时,萨姆就读的北卡罗来纳大学中央分校还是一所不知名的黑人小学院,因此当他被凯尔特人选中时,可以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。要知道在此之前,那只凯尔特人队内只有一个黑人球员(你又知道我说的是谁),而萨姆也成为了美国体育史上第一个在首轮被选中的黑人学院球员,这无疑赋予了他某种使命感。

  第三件事:在被凯尔特人选中之前,萨姆曾经被明尼阿波利斯湖人选中,只可惜当时的萨姆正在军队服役,加上退伍后他又回到大学完成学业,因此按照规定那个选秀签只得作废(如果萨姆去到湖人那么历史必将重写,湖人的24号球衣很可能早几十年退役)。

  第四件事:61-62赛季,比尔-沙曼退役,给他打了四年替补的萨姆终于得以正式首发(那个年代黑人想抢白人首发几乎不可能)。然而,面对来之不易的机会,已经28岁“高龄”的萨姆居然公开表示他不适应首发。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这家伙的身体倒是相当诚实——萨姆在场上表现得无可挑剔。

  第五件事:萨姆在大学的教练约翰-麦克伦登曾师从詹姆斯-奈史密斯博士(这你总不会不认识吧),正因为对恩师的仰慕,琼斯退役后回到了母校执教,他觉得这是一份至高的荣耀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      下一篇:1965年NBA最佳阵容:萨姆·琼斯上榜